百分百不信者

遥遥相对的两岸在深不可测的泪歌中融合着他们的声音

―疯狂―(Ⅱ)

◈渣文笔,轻微致郁

◈本文纯属ooc

◈真正的敦是绝对不会自杀的【笃定的眼神

——————————————————————

太宰治死了一年了。在这一年中,芥川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悲伤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强烈。或者说,那悲伤是被一种感情冲淡了。是发现有人会在家里等自己回来,对自己露出灿烂的笑容,在夜里偷偷起来给自己盖被子,在悲伤的时候会默默地拥抱自己的喜悦,习惯独自一人生活的他所不敢奢求的情感。

他知道自己在这一年之间的改变,他知道自己对中岛敦感情的改变。

也许时间真的可以抚平失去最爱的人的痛苦,芥川本是这么以为的。

在一天夜里,他再次听到了中岛敦久违的哭声,他用带着哭腔的声音不断地喊着太宰先生的名字,不断呜咽着,如同一个走丢的孩子一般无助。他有些迟疑地走到中岛敦房间门前,看到敦已经醒了,坐在地上,呆滞地盯着窗外的月光。

「我梦到太宰先生了。」敦恍惚地说道

「他说他过的很好,因为在亡者的国度有他最想见的人。」

芥川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中岛敦的话语将他的悲哀丝丝挑起,一时间痛的忘记呼吸。

「那个人不论在哪里,都会过得很好。」
「不甘心……」
「好不甘心啊……」
「虽然我知道自己对他而言无足轻重,但还是,好不甘心。」

看到芥川没有反应,中岛敦自顾自地说下去

「芥川,我喜欢太宰先生。」

「很可笑吧,太宰先生都死了一年了我才发现自己对他的感情。」

「我明明那么刻意过好每天,但是他一直一直牵动着我所有的心思。」

「明明已经……不在了,但我每天都能听到他喊我的名字。」

「好想见他。」

「要是当时死的是我就好了,那就不会让任何人伤心了。」

「但是没关系的,一定有什么办法能够去到他身边,绝对。」

芥川怔住了,愣愣地看向他,静静听着。

不是的,不是的啊!你很重要,不论是对武装侦探社的人们来说还是对我而言你都是这世界上不可或缺的人。
对那个人而言也很重要。

但他的自尊让他无法袒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带着心酸的语气,他最终开口道:

「你告诉我这些有什么用?」

本来已被悲伤的丝线缠紧的心脏因为嫉妒和震惊而无法跳动。

中岛敦将头转向芥川,眼神里闪着比月光还清冷的光芒,紫金色的眸子中没有理智,如同一头发狂的野兽。

「因为你和我在一些地方很像,」

「别把我……」芥川极力试图逃离混乱的情绪。

「你和我一样在乎太宰先生,所以你肯定能够理解失去他的痛苦。」

「啊……还有,你和我一样讨厌我。」

「来帮我解脱吧,这对你也没有什么不好。」

中岛敦走向芥川,热切地张开双臂。

「用罗生门刺穿我的心脏吧,这是你一直想做的吧。」

芥川向后退了几步,悲哀的神色间染上了几丝惊恐和不安。

不是的,不是的,有你在是我的幸运。他很想这么说,但是自尊让他开不了口。

「……我不会这么做的,我不会让你如愿以偿。」

最后他只说出这一句话,然后就转身离开。如果他在出门前回过头,就会看到中岛敦脸上凄凉的笑容。

第二天早上中岛敦像平常一样,起来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为他两准备好了早餐,甚至不忘向芥川问好。
于是芥川也就对昨晚的事闭口不提。后来整整一个星期中岛敦都是正常的模样,让人想象不出他会做出那样的举动。就让这一切就这么结束了吧,芥川暗暗希望着。

可惜事与愿违。

那大概是一个平静的下午,芥川早早的完成了任务,提前了一个小时回家。当他打开门时,房间里静得有些不同寻常。

「还没回来吗?」

但他很快就知道自己想错了。在客厅的吊灯上,一个长长的身影悬挂在下面。芥川来不及思索就用罗生门将中岛敦脖子上的麻绳切断,将他重重地摔到地上。当他心情复杂地走向中岛敦时,他发现躺在地上的人正痛苦地干呕着,他向四周看了看,餐桌上的五瓶三唑仑片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急忙拿起瓶子,果不其然,发现五瓶都空了。

——————————————————————

#三唑仑片是一种安眠药,致死量为7-8片,服安眠药自杀的人会出现呕吐,恶心,腹痛等中毒情况。

敦,真的很对不起这么黑你【九十度鞠躬道歉】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