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百不信者

遥遥相对的两岸在深不可测的泪歌中融合着他们的声音

―疯狂―(Ⅰ)

◈没吃药系列的ooc

◈内含严重的人物崩坏,语病,不通顺的语句,奇葩的用词!

◈轻微致郁,慎读

—————————————————————————
与死鼠之屋的战斗结束后,芥川回到了中岛敦的房子里,这是太宰治为了让新双黑能够互相信赖,更好地配合对方而提出的要求。虽然中岛敦百般不情愿,但是在太宰治的坚持下只好同意了。

他推开门,看见中岛敦抱着一卷绷带坐在地上,好像在哭。

开门的声音引起了中岛敦的注意,他转过满是泪痕的脸,突然说到:「太宰先生死了,」

「他在和死鼠之屋的战斗中与陀思妥耶夫斯基同归于尽。」

芥川愣住了,他听出中岛敦声音里浓浓的哭腔,这意味着对方没有在开玩笑。他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他的世界中最为重要的一部分坍塌了,只留下一大片空虚,等待着他用绝望来填满。

「太宰先生…的坟墓在哪里?」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在不停地颤抖着。

「太宰先生尸骨无存。」

芥川夺门而出,他在横滨的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在太宰治曾经生活过的城市里走着。天空还是和往常一样,蓝得耀眼,夕阳的颜色像血一样大片大片地铺在天空中。眼前闪过太宰治的笑靥,耳边回响着他对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但是他哭不出来,只能将那一份悲伤默默吞进肚里,无法用泪水来减轻它的烧灼。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双手从他的背后搂住他,将他从绝望的回忆中拉回现实。

「回家吧,芥川」

中岛敦轻声说到,他小心翼翼地用手拍拍芥川的肩膀,像是在哄一个失去父亲的小孩。

芥川没有反抗,他沉默着任由中岛敦将自己带回被他称为家的地方。

当天晚上,芥川被中岛敦的哭声吵醒了。虽然那哭声很轻很轻,但他还是醒了,摸索着走到了敦的房间,借着月光看到敦背对着他,用被子捂着嘴,低低的呜咽着。

是怕吵醒我么?想到这里,芥川感到自己的心在一瞬间轻微地动摇了。

真好啊,如果可以肆无忌惮地哭泣,就不用将炽热的悲痛掩埋在心底,而是用泪水来减轻那种烧灼感。可是芥川哭不出来,他只能看着中岛敦哭泣。

「连同我的那一份痛苦一起哭泣吧。」

大概是在凌晨四点的时候,首领打来电话。

「是太宰治死去后的第一个任务呢。」首领用惆怅的语气说出嘲讽的字句。

「芥川。」

在芥川准备出门之际,中岛敦喊住了他。

「……」

「有任务?」

「……」

「又要杀人了吗……」

「你管不着。」

「不要再杀人了,太宰先生肯定不会希望你杀人的。」

「将我带入港口黑手党的正是太宰先生,你很清楚黑手党是怎样的存在。」

「可是人是会变的,太宰先生已经到了救人的那一方,他肯定不希望你再杀人了。」

「你管不着。」

说完,芥川“呯”地关上了门。

那是芥川龙之介第一次执行任务没有杀人。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杀过人。

虽然他并不认为太宰先生真的会希望他不再杀人,但是他愿意相信中岛敦的话,尤其是那一句。

中岛敦好像发现用“太宰先生肯定……”的句式来劝阻芥川格外有用,不久之后他又以太宰先生的名义劝芥川早点睡觉。芥川听到后粗暴地用罗生门把他甩到一边,但那天晚上芥川地破天荒地八点就上了床。从那以后,芥川每天都很早睡觉。

时间和中岛敦好像减轻了芥川失去太宰先生的痛苦。

————————————————————————
【警告】下篇将会开始出现人物崩坏

评论

热度(23)